探究 这些日本人为什么自掏腰包到中国沙漠植树?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年都会出现在中国内蒙古的沙漠,在漫漫黄沙中播撒和平友谊之种。

自1991年成立以来,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已组织超过1.2万人自费赴内蒙古种植约410万棵树,为中国治理沙漠做出了积极贡献。

日本老人与中国沙漠的300万棵树

距北京约600公里,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境内、库布其沙漠腹地,有一个地方叫恩格贝。27年前,这里荒凉贫瘠,30万亩土地不见人烟;27年后的今天,这里风景秀丽,人们争相观光,成为知名的生态旅游区。

这个沙漠里的绿色奇迹与日本老人远山正瑛和他带领的数千名日本志愿者密不可分。

远山2004年2月去世,享年97岁。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他就着手中国的沙漠绿化研究。

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远山被聘为恩格贝沙漠开发示范区总指导,并组建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在中国治沙十余年,老人的足迹遍布新疆、甘肃、宁夏和内蒙古等地,带领7000多名志愿者植树约300万棵。

远山在日本大力宣传治沙的意义,鼓励更多日本民众到中国植树。1998年他荣获中国政府颁发的“友谊奖”,2001年荣获联合国“人类贡献奖”。

远山去世后,大批日本志愿者继承他的遗志到中国植树,每年约有300名志愿者报名。

记者近日走访了远山曾工作和生活过的日本鸟取县。

鸟取市企画推进部文化交流课主任山田雅一告诉记者,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每年都组织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到库布其沙漠植树,今年的绿化活动分别在7、8、9月开展,每次活动持续6天,人均费用为17.8万日元(约合1万元人民币),全部由个人负担。

山田介绍,2007年鸟取大学、鸟取环境大学和鸟取县政府等共同成立“库布其沙漠植树活动支援会”,每年组织学生到库布其沙漠植树以传承远山先生的精神,促进日中友好。

通过在中国植树为侵略历史道歉

“日本曾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战争,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远山先生一直感到非常悲痛,所以在晚年希望通过在中国植树为侵略历史道歉。”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理事石田敏光告诉记者。

石田早年曾跟随远山到中国植树,在他的眼中,远山先生是一位坚韧不拔的实干家。“远山先生常说,研究治沙理论的人太多,而真正实干的人太少,所以他坚持身体力行,种更多的树。”

事实上,远山很早就与中国结缘,管家婆马报彩图网址。1935年他来到中国留学,研究农耕文化和植物生态。次年,他在库布其沙漠购买了一块沙地以作研究之用,但日本随后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打乱了他的计划。

石田介绍,远山认为战争不能重演,日中之间应该世代友好下去。从鸟取大学退休后,远山便将自己的后半生都投入到中国的沙漠绿化事业之中。

对于植树,远山有自己恪守的一套科学理论。他对树坑的深度、宽度、树苗之间的距离以及土壤的松软程度等都做了详细规定,要求志愿者们每个细节都不能出现偏差。不仅对他人如此,他对自己更加严苛,坚持每天种树10小时。

为了支援种树,他甚至变卖了在鸟取县的多处房产,在日本的电视台、大学、社团大力宣传,为募集来中国治沙的资金奔走疾呼。

正是在远山的感召下,包括石田在内的一大批志愿者前赴后继,坚持年年到中国植树,让绿色成为中日友好最动人的底色。

“沙漠之父”的最后一平方公里沙丘

在日本,远山被誉为“沙漠之父”。因为在他的长期努力下,日本漫长海岸线上24万公顷的沙丘得到有效治理。为了让人们铭记绿色的来之不易,远山特意留下了一平方公里沙丘作为教育基地,供人们参观学习。

在鸟取县东伯郡北荣町的一块田地里,石田对记者说,5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沙丘,在远山先生的治理下,现在种植了山药、西瓜、葡萄等农产品,鸟取县人民一直感谢他。

作为荣誉市民,远山的照片至今高挂在鸟取市政府的大厅内。远山曾执教的鸟取大学里也立着纪念他治沙功绩的石碑。

鸟取大学前任理事岩崎正美曾多次跟随远山到中国考察。回忆起和远山一起工作的日子,岩崎说,劳作时的远山一直是头戴旧遮阳帽,身穿黄工作服,脚蹬高筒雨靴。即使在耄耋之年,他依旧以身作则,温暖和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也鼓舞着如今的年轻志愿者们。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岩崎说,希望日中两国能够培养更多治沙人才,加强在环保领域的合作,续写日中友好的绿色篇章。

来源 | 新华国际头条(ID:interxinhua)